液冷星

妈的智障,真的忍不了了,没想到学校里真的有这种傻逼,成绩比她好一点就各种看不惯我,到处造谣骂我,还TMD在朋友圈里发了条说说什么“我努力一万倍也只不过是你们轻松的一大步进步”真不知道是逻辑有问题还是脑子进屎了,你当我们不努力吗?躺在床上就会进步?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刷题?就你一个人熬夜?一句话否定了我们所有的努力也是够可以啊,造谣我也就当没听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但偷手机算几个意思啊?!算她走运,没带出教室,带走了的话就算偷窃了,我们这儿有摄像头的,手机两千以上,可以立案了。妈的有本事单挑啊!使阴招算什么!真是受够了,这几个月。

不是说导演对角色定位有一票否决权嘛

没人理的老咸鱼蠢柒:

塞星纯白兔:

不知为什么文字会被屏蔽,只能试试图片了

孩之宝在遛红粉?炸了它家的能量库!

哦不这太可怕了【抱头】

Saitama君:

刷起来啊朋友们!!!!!你们能想象以后新人就指着G1红红问这个是不是闪电吗?????


塞星纯白兔:



昨天大黄蜂电影制作团队圣地亚哥漫展上公布的消息相信各位钢丝都有所耳闻了,导演亲自证实那位有着红蜘蛛头雕,红蜘蛛变形方式,红蜘蛛配色的seeker是闪电blitzwing。
首先,在bbb电影公布时,红蜘蛛出现在了官网的人物名单中,几天后又消失了,在曝出狂派的两位新成员三变部队粉碎和反弹球时仍然没有消息,对于网络上各种对于红蜘蛛的评论也没有被回复。直到昨天sdcc上公布的消息,导演表示这位飞行者是三变金刚闪电。
现在我们可以确认这位角色(至少一开始)就是红蜘蛛,一是红在官网上出现,二是红的玩具在其他玩具都已经公布的情况下是唯一一名没有被公布的玩具,所以其中必有蹊跷。三是在sdcc发布会上,在公布这个消息时,他显得格外慌张,语气中充满了辩解的意味,作为一个g1粉的特拉维斯奈特居然说闪电是一名seeker。综上所述,这100%是一次遛粉行为,官方这样肆意更改角色身份的原因现在不得而知,但最有可能的无非是官方想借助红蜘蛛的热度在圈内引起争论,从而引得更多路人的关注。所以说官方直这个角色说闪电,反而更大程度的证明了,他就是红蜘蛛,而在上映后,红蜘蛛也有可能会再以红蜘蛛的身份出现在电影中。
当然,一切还是未知数,孩之宝不要脸的程度大家有目共赌,你不可能和商人讲道理,但是我们可以给官方施压,溜粉固然很恶心,但目前最好的状况就是我们看到这个角色最终以红蜘蛛的身份出现在电影中,这件事并不只关系到红粉,更关系到所有的闪电粉,所有的钢丝,这种曝光是给谁看的,哪个群体会在观影前扒角色,当然是粉丝。对于孩之宝来说,粉丝现在不过是增加热度的工具。现在人物的造型虽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们依然换汤不换药的忽悠着我们。如果我们现在无所作为,将来遭殃的可能是任何人物和作品。该是时候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粉丝不是好惹的,我们认的是变形金刚不是你孩婊,把我们粉丝当成个屁,你们也是死路一条。
举手之劳,只要大家去官方的各种博客下发贴,包括微博的中国孩之宝,大黄蜂电影,以及推特和种种官推,不必是必须与此话题相关的贴子,(因为官贴在这件事上一句话都没提)置顶的大黄蜂电影预告片即可,最终我们就有机会争取到红蜘蛛以红蜘蛛的身份在影片中出现。
最后还有一点,请大家理智的发贴,一定不要把矛头对准导演。导演对此事是没有决定权的。作为发行商的孩之宝手握导演的工资,所以导演并不能在发布会上畅所欲言,这次溜粉100%是孩之宝的致使。希望各位积极的转发和刷帖,不断的给官方施压,制片方迫于压力更改电影的实例在商业电影中不在少数。愿我们能在最终的电影中看到我们想要看到的那位红蜘蛛。

直到万众一心!
TILL ALL ARE ONE!


@持节云中 的配图,悄咪咪画了一个稿子
沉迷于学习【???】的大魔王威震天和一看到数学难题就眼睛发亮的战【负】五渣勇士卫镇天

勾了个线,顺便画了镜像威总拟女……为什么我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躺】

威总的话就不多说了,很明显就是擅长近身肉搏,体格强健的那种,镜威完全凭想象了,应该擅长远程攻击,枪法很准但其实主要靠的是军事策略和科技优势,令人感觉很平庸但实际上大智若愚

粮太少导致我这个画渣也忍不住出手了
其实威震天X卫镇天这对也好吃啊,有人入坑么……(放弃吧不会有的)_(¦3」∠)_

忍不住摸了一个威总……为什么粮这么少啊……想吸威_(°ω°」∠)_

猛然发现自己的头像和另外一个LOFTER用户(好像还是个大大)撞衫了……

新生「天震X骇翼」

天骇终有糖了啊!😭

流氓九沉迷阿通和六子:

骇翼杀了红蜘蛛。

和领袖谈完合作的霸天虎暴君靠在王座上对情报官的汇报不予置否。

他们愿为霸天虎战斗至死。骇翼坐在地上用战刀戳着沾满黄沙和能量液的金属疙瘩,扭曲到已经分辨不清是什么,至少那不是地球上的东西。

“扔到熔炼池。”暴君只是看了一眼被重火力炸得机体破损严重还失去火种舱的红蜘蛛。

得到指令的量产们安静的抬着失去火种的前长官向熔炼池进发。

他站在黄沙漫天的裂谷中金色的面甲上挂着笑意“兄长,我杀掉红蜘蛛了。”杀掉那个在你死后还践踏你骸骨,杀掉那个为了荒缪又可笑的理由让你无法回归火种源的跳梁小丑。

暗影空间内,失去生机的灰色机体在裂谷中机械徘徊着,在与另一空间相同机型擦身而过时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死水般空洞的紫色光镜中突然涌现了猩红。

战士理应死在战场,天震死在战场,死在汽车人手中。这里是天震的战场,也是他的葬身之地。两个太空桥同时打开,骇翼的身影随着太空桥而消失。

汽车人基地内很安静,孩子们都休息了。控制面板上代表霸天虎的红色光点消失,显示着骇翼头像的对话框也变成浅灰色。领袖看着墙角的卓天越之锤沉默。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要去找天震。”墨蓝色的霸天虎将卓天越之锤给领袖,霸天虎面无表情“就是你想的那样,我给你信号开太空桥。”

“比起你们我更想杀红蜘蛛。”

这是一场交易,在霸天虎离开后领袖待到日落才回基地。

“这不符合逻辑。”科学家歪着头雕看打开太空桥的情报官。

坐在科学家手臂上的声波捏住他的音频天线“——声——波——高——兴——!”

和声波有关的不符合逻辑判断的都是逻辑本身的问题。完美落实贯彻这一方针的科学家在听出情报官平板声线中轻微的愉悦后大光镜闪了闪“符合逻辑。”

沉闷的脚步声和野兽般的嘶吼闯入骇翼音频接收器内,霸天虎的战士火种悸动,他回过身紧紧盯着那失去色彩看起来没有损伤的机体“…兄长……”

像是找到了家的幼生体骇翼快步走向杀意蓬勃的天震,天震发出低吼战士的本能操控机体战斗。

两个一模一样的霸天虎在月色下扭打成一团,在不使用武器的情况下骇翼对上被黑暗能量污染的天震完败,骇翼吐了一口能量液忽视报错的警报框,靠着山壁张开双臂对掐着他脖颈的天震笑“兄长…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吼——吼——”不成调的咆哮炸开来,掐着骇翼的天震将墨蓝色霸天虎摔出去砸塌了一面陡峭的山壁,平衡系统被摔出点小故障的骇翼又被一只爪子粗鲁的从碎石堆里扯了出来,骇翼顺着对方的力道倒进天震怀里,整个机体的重量倾倒在怀天震缓冲了几步堪堪靠近山壁才站稳。

骇翼在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孪生兄长怀里他捧着对方的头雕将低吼声堵在发生器里。不知是骇翼熟悉的举动还是香甜的能量液安抚住了天震,他准备撕扯机翼的利爪转而扶在骇翼腰侧。

天震贪婪的掠夺骇翼口腔中的能量液,浅蓝的保护液一路淌到墨蓝的胸甲上。遍布伤痕的灰色和蓝色金属护甲砸在地上,天震放下准备撕对方护甲的爪子,塞伯坦人最精密最脆弱的核心暴露在无意识的天震眼下,骇翼看着天震紫色的光镜,他的兄长,他的另一半火种就被困在这具躯体内,只要重新唤醒天震的意识和火种…天震就能回来。

成功和失败的几率各一半。失败…骇翼暂时下线了光镜…会比现在更糟糕吗?天震咬断骇翼颈间的能量输送线管吮吸莹蓝的能量液。骇翼的手指落在天震颈间时对方响起了类似警告的低吼,紧接着尖锐的手指又落到对方机翼和变形线上。

骇翼的动作激怒了天震,他舍弃诱惑力十足的能量液低头野蛮的咬在骇翼裸露的银色火种舱上,疼觉传感器像是被开到了极致导致,保护系统自动开启却又因为供能不足中断,被强制下线的骇翼没有看见吸食火种能量后的天震紫色光镜里一闪而过的疼惜和自责。

此时地球上的汽车人和霸天虎都在全员撤离。

使用终极之匙焕发生机的塞伯坦上,陆续有塞伯坦人归来。

领袖和霸天虎将火种源从宇宙中带了回来,喷发的火种源之井将新生命送到了塞伯坦各处。

他不就想和未来同僚打好关系从而侃了一下领袖和他们首领的小八卦嘛!被打击护着的击倒瑟瑟发抖,击倒心疼的拉着被救护车暴揍了一顿的打击,暴力黑心的老庸医!红色小跑车在大军阀的扳手威胁下敢怒不敢言,很快击倒就会知道愤怒的救护车可是连霸天虎首领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那位可是从战争开始就将领袖护得跟幼生体似得大军阀,谁敢动他护着的领袖先掂量掂量他的扳手和合成能量。

音速峡谷,巨狰狞之王一步两步三步慢慢靠近汽车人的首席副官,近期负责寻找散落在危险区幼生体并带回安全区的通天晓正靠着一块大石头待机休息,根本不想搭理无所事事的冲云霄,照理说冲云霄也还是幼生体范围,没有露出攻击意向通天晓也就假装没注意到对方。

巨狰狞们轻手轻脚的跟在巨狰狞之王身后,一只只好奇又安静的看着他们王将他们未来的王后圈了起来…在一起休息,巨狰狞们面面相觑也有样学样的在原地休息起来,从音速峡谷上空向下看就能看见各种载具形态的巨狰狞在此地休憩,数量多到让人怀疑他们是在迁徙。

被巨狰狞圈住的通天晓连一个零件都不想动,他太累了。再次上线时主恒星早已落下,月卫当空他光镜前是龙形巨狰狞的头雕,看着熔金的光镜上线通天晓火种里升起了个模糊的概念又很快消失。

“通天晓。”巨狰狞的声音懒洋洋的又带着年轻的朝气“你睡了我,要负责。”

通天晓眯着光镜一拳砸在巨狰狞的金属眉骨上“说了少看点蓝星的文学读物。”简直是祸害幼生体瞧瞧这冲云霄说的都是些什么?

“我会对你负责的。”和通天晓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的巨狰狞起身舒展庞大的机体承诺道,巨狰狞可是爱护伴侣的好种族。

巨狰狞是幼生体,这只巨狰狞还是首领,算了算了,战士不能欺负幼生体,更不能破坏和平条约!汽车人首席副官在CPU内无限刷屏,听到冲云霄的话通天晓再也忍不住拔锤子,今天不揍死这个流氓机他通天晓就是巨狰狞!!

幼生体的声音!通天晓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大群的巨狰狞正在靠近,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来的巨狰狞们身上都挂着几只幼生体,所以他们的速度并不快。通天晓下意识的去看冲云霄“谢谢。”

看通天晓将爱的小锤锤收起冲云霄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忘了这点小情绪,龙形巨狰狞俯下身“我们送你们回去。”

通天晓犹豫了一塞秒,他一个可运不回这么多幼生体。

“这群在培育舱就应该被炸死的巨狰狞是怎么回事?”正在和声波散步的科学家看着从头顶呼啸而过的大群巨狰狞发出疑问。

“——声——波——高——兴——!”挂在震荡波身上的情报官黑色屏幕上浮现一个笑脸。

震荡波能说什么?只能说“你高兴就好。”。谁让这是他自己选的伴侣呢?

在爆炸前一秒情报官将巨狰狞的培育舱用太空桥传回塞伯坦震荡波的某个秘密实验室。

塞伯坦核心,这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书库,满满的数据板和纸页书籍,白色长桌前两个塞伯坦人面对面坐着。

“这玩意儿有我好看?”金色的塞伯坦一把抢走蓝白塞伯坦人的手中的书本“《中华上下五千年》你都过了多少个五千年了,Primus ”金色的塞伯坦人不屑的将书扔了。

“Unicron,这次来你就是为了打扰我看书?”Primus 没有去捡书,他敢捡Unicron 立刻就能将书毁了。

尖尖的手指勾住Primus 的指节“我想你了。”含住Primus 手指细细品尝的Unicron 慢悠悠的说“狠心的弟弟不去看兄长,兄长只有不请自来。”

单手撑着下颚Primus 温和的蓝色光镜看着Unicron 拿他手指磨牙。“上次我请你过来,你在塞伯坦上留下了你的血。上上次我请你过来,你偷偷打包了一打五面怪过来。上上上次我请你过来,你拆了我,还忽悠走了我的一个天元。”

“我亲爱的弟弟…是不是忘了什么?”Unicron 紫色的光镜危险的眯着,尖利的牙刺进Primus 的指尖“作为补偿…我让你拆了两次,Primus不记得了吗? ”

“这次过来,被你忽悠走的天元转世还拐走了我的小十三,我的兄长…”Primus 挂着温和的笑意怡然不动“…地球上那对孪生兄弟你不要就给我还回来…之前还有一个。”

天震抱着同样感染黑暗能量的骇翼,两双紫色的光镜对视着,一个清明一个空洞。骇翼在天震怀里很安静不吵不闹也没有流露出攻击意向。

因骇翼火种能量重获机体掌控权的天震颤抖着松开紧咬火种舱的牙,脆弱而敏感的部位上可怖的牙印纵横交错,颈间被咬断的能量输送线管处也干涸到无法流出能量液,已经下线的骇翼面甲上只有痛苦。

天震连给自己几巴掌的时间都没有,他单手拥着骇翼打开子空间找到纯度极高的能量块试图帮他补充能量,骇翼的反应极大,能量块掉在地上,天震抱紧下线的骇翼发出绝望的低吼,骇翼无法食用正常的能量块。

天震的一条能量输送管插在骇翼卡槽中,他用与粗矿外表不符的温柔和精湛手法修复骇翼机体上的损伤,已经上线的骇翼坐在天震怀里呆愣愣的看着他,天震亲了亲骇翼的头雕“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

空洞的紫色光镜泛起了涟漪又很快平息,正在给骇翼修复火种舱的天震没有看见。

“醒过来吧,骇翼。”天震摸了摸他的金属眉骨“然后我们想办法离开这里,离开霸天虎,离开战场。”是他理所当然将骇翼圈进这场战争, 是他提出的加入霸天虎,是他选择为威震天而战。而骇翼…他从未认真听过骇翼的声音…他认为骇翼的所有付出都是理所当然。

阿尔茜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被一坨红色堵住,载具形态的阿尔茜向后退了退准备飞越障碍,在看到熟悉的角时快速变形“…飞过山!?”

吐便当的飞过山还没摸清楚状况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一把抱住小巧纤细的粉蓝色机体转了几个圈“阿尔茜!”

被困在某个星系百万年之久的的天火终于回到了塞伯坦,感觉自己回塞伯坦方式不对的天火直到被某个幼生体抱住了腿“抱~”

抱着幼生体的红蜘蛛,天火终于确信战争结束以及…除了铁堡有三位数左右的成年机以外!塞伯坦上幼生体遍地的状况。

“路障!”发生器修复好的大黄蜂嗓门意外的可怕,尤其是在身旁的霸天虎说着说着就走丢的情况下,这一吼铁堡都要抖三抖。

黑白涂装的霸天虎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黄色涂装的小个子“真的不牵住我?万一我又丢个几百万年怎么办?”

“你干脆改名叫迷路!”虽然没好气大黄蜂还是用一根手指勾住了霸天虎的爪子,一个低级的侦查任务都能把自己走丢个几百万年也是没谁了。

“不改!”路障反驳的理直气壮“我可是有Bee 的霸天虎!”霸天虎得寸进尺的牵住大黄蜂的手。

行行行,不改就不改,摊上个霸天虎大路痴的汽车人侦察兵能怎么办?当然是成为他的专属GPS咯。

继阿尔茜捡了个飞过山后,暂管卡隆幼生体的通天晓捡到了骇翼和天震两兄弟,还处于下线状态的两只被巨狰狞之王嫌弃的扔到了救护车所在城市。

“有问题?”千斤顶在两只霸天虎的医疗床上摆炸弹,这种摆放法还是在蓝星电影里学的,不过蓝星人是摆花,他就比较厉害了,他摆炸弹。

“很正常…”回过身的救护车抄起扳手就砸在千斤顶头雕“…谁准许你带火力进城的!这可是一城的幼生体!!”

千斤顶很委屈,千斤顶头雕疼“这可是被黑暗能量污染过的霸天虎,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危险,我这是在保护你和幼生体啊,Doc ~”然后千斤顶得到了更多来自救护车爱的扳手。

铁堡幼生体学院,被熟悉又稚嫩的幼生体团团围住的擎天柱院长和威震天院长今天也很繁忙呢。在确认幼生体都下线充电的威震天将画着一辆红蓝小卡车的粉色围裙一扔枕在正在沙发上待机状态的擎天柱腿上“这日子,还不如再打个几百万年,幼生体真是麻烦死了。”

“他们是塞伯坦的未来。”困倦的领袖没有上线光镜回应霸天虎。

“知道知道,该充电了。”霸天虎抱起领袖,对方很是配合的搂住威震天。

天震和骇翼并肩坐在医疗床上,他们看了一眼面色严肃的救护车,重获新生吗?

塞伯坦的新生,霸天虎的新生,汽车人的新生,他们的新生。

天震和骇翼决定留在新生的塞伯坦,不是塞伯坦需要他们,而是他们需要塞伯坦。

天震负责不破城,骇翼负责中立区。他们需要保护幼生体们的安全和处理某些突发情况,为了以防万一每座城里都有一只巨狰狞。

每天早上天震和骇翼同时上线。

“骇翼,早上好。”

“早上好!兄长。”

PS:想吃这对!!

想吃骨科!!

码钢通码不出来的产物_(:_」∠)_

_(:_」∠)_ 辣鸡写手的辣鸡文

但是!!

我辣鸡也阻止不了我码字!!

原本以为六通和冲通就够少了,钢通几乎完全没有!!











神仙啊

Mario-Boom:

画着玩ppp

七罪宗天使(?

只是按自己喜好来画了:P


至于性别自己判断啦~ntm